“这也行?两头都是极品的帝王绿,就中间凹了个槽?”

    “没想到后面还有一块帝王绿,好像品相还更好,这绝对要赚大发了??!”

    “好想上台去抢了就跑!”

    人群中,全都是羡慕的眼神,而各大珠宝商,更是群情汹涌,一个劲涌向赵天明这边。

    赵天明没办法,只能一遍又一遍重申,东西他不卖。

    “小兄弟啊,你这基本是分开的两块帝王绿,留一块在手里就够了,何不将另一块拿出来给我们开开眼界?我们也不强求,就小一点那块就很满意了?!?br />
    然而,珠宝商们却不依不饶,全拿下他们也知道没什么可能,但是争取其中一块,这总行了吧?

    毕竟,花了那么多钱,总要收一点回来的,都藏着掖着,就没意思了。

    “帝王绿谁会嫌多的?我还想在后面的暗标中,再拿几块呢!”赵天明却是说道。

    这就没办法了,帝王绿,确实没人会嫌多,既然人家捏在手里不卖,他们也不能强求。

    等那群凶残的珠宝商一个个不甘心离去,冯起波他们才走过来:“两块都是帝王绿,这也太神奇了吧?”

    “刚才说你和帝王绿有缘,还真是一语成谶!”

    “我也好想和帝王绿有缘??!”

    郑展乐一脸的羡慕,看着两块帝王绿眼神里充满火热。

    “你喜欢的话,到时候做出成品来,分你一块得了?!闭蕴烀餍ψ潘档?。

    “我才不要,也买不起,我一定要自己开一块出来,才不枉我一世英明!”

    郑展乐咬着牙说道,帝王绿翡翠,他又不是没见过,只有自己买到的,才有成就感!

    “走,今天大丰收,我请客?!?br />
    赵天明大方地说道,最后一块毛料拍卖完,今天的翡翠公盘也已经结束。

    “你们说,这两块帝王绿值多少钱?我看刚才有珠宝商都出到三亿了,这绝对不是上限吧?”

    冯起波他们,显然对帝王绿翡翠更有兴趣。

    “这很难说,碰到非常喜欢的人,再高的价格都愿意出手吧?有这两块帝王绿,当大型珠宝行的镇店之宝都足够了,再不济,也绝对是战略物资,哪怕只是原始价格,都不会低于四亿?!?br />
    郑展乐说道,他们雕刻世家的,原本就和各种珠宝玉石有共通之处,和不少行业也有合作,对市场还是比较了解的。

    “乖乖,四个亿,这次赚大发了!”何文辉都羡慕的说道。

    “你别忘了,单是成本都已经两亿,其实赚的也没想象中的多?!狈肫鸩ㄈ此档?。

    其他人也醒觉,确实,两亿的成本价,也可以说非常逆天了,利润才一倍而已,和那些赌石大涨,赚个上百倍的没得比。

    当然,这只是个数据,谁也没这样指望,事实上,赵天明现在赚了两个亿,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吃过饭,众人分开之后,赵天明决定先把翡翠处理掉。

    除了给一块郑展乐带回去抢救,他手中剩下的还有三块翡翠,分别是一块春带彩,一块冰种绿飘花翡翠,再有就是刚刚新鲜出炉的帝王绿翡翠。

    不过,临行之前,得给陈修远打个电话,他不在珠宝行的话,不好处理。

    “小赵啊,你可是难得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说那块帝王绿翡翠留下的印象,自家小姐的男性朋友可不算多,陈修远当然会记得赵天明,有些奇怪他会给自己打电话。

    “我刚弄到手几块翡翠,想找陈大师你出手,就是不知道你现在在不在珠宝行里?”

    赵天明说道。

    “这样???那你直接过来吧!我就在珠宝行里?!?br />
    陈修远也没多问,就冲自家小姐的面子,他也不会推脱,况且,上次合作,他对这小伙子印象还是很好的。

    上次是一块帝王绿,不知道这次又会是什么?再来一块帝王绿?

    一想到这里,陈修远不仅为自己这样的念头摇头笑了笑,帝王绿哪是那么好找的?别说他一个小年轻,就是他们珠宝行有专门采购原石的部门,进货量那么大,能到手的帝王绿,都是少之又少。

    下班时间人还是挺多的,兜兜转转好一会,赵天明才去到秦氏珠宝行。

    关好车门,将块头最大的那块春带彩先搬进去。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吗?”

    看到赵天明双手捧着一块巨大的春带彩翡翠,一个穿着旗袍的迎宾小杰,眼中闪过异彩,很有礼貌地上来说道。

    “我找你们的陈大师,麻烦你帮忙确认一下?!?br />
    赵天明说道,秀色可餐,他也不介意迎宾小姐的阻拦。

    “好的,您稍等!”

    迎宾小姐猜到是生意上门,职业化的热情都亲切了许多。

    “陈大师说让你进去,我给你带路吧!”

    确认信息后,听到陈修远那种随和的口气,迎宾小姐更加热情了。

    “不用了,谢谢!我以前来过,知道怎么走。如果不麻烦的话,你帮我看一下外面门口的车可以吗?”

    “好的,你放心,没问题!”迎宾小姐巧笑嫣然。

    走进陈修远的办公室,已然是没多大变化,堆满了各种仪器。

    陈修远抬起头来,看到赵天明手中那块春带彩,顿时两眼放光,这比他预料的,好太多了!

    看来赵天明也是对自己的料子很有信心,才找上他的,并不是那种没分寸的人。

    “来,先放这里,小赵,很不赖??!你去哪里找到这样一块极品的翡翠?”

    陈修远很好奇地问道。

    “这两天荣达大厦那里不是举行翡翠公盘吗?我去狂了两圈,也算有点收获?!?br />
    赵天明将翡翠放在一个空旷的桌面上说道。

    “原来你也参加了那个翡翠公盘,怎么样?很热闹吧?”

    在自己地方举行的翡翠公盘,作为业内人,陈修远当然知道,他们珠宝行的翡翠采购经理也有参与,听说有个小子运气好得很,大出风头。

    他也很奇怪,平时不都一些老家伙逞威风的吗?怎么给一个年轻人抢了风头?还真是什么地方都有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