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圣剑,当这三个字回响在脑海中时,第五听云立马就意识到了,三才剑那最后一把剑竟然以“天圣”二字为名。离人、坤母、天圣,天地人三才,故名三才剑,直到今日,他方把这一组和自己朝夕相处大半年之久的兵器识全。

    心里一边默默想着这种正义与霸气直接显示在名字上的武器该当有多么惊人的战斗力,一边仔细注意着离人剑灵接下来的话。

    “天圣??煲招蚜??!?br />
    这是离人剑灵传递给第五听云的首个讯息。

    “我就知道!”第五听云在心中默默地喝了一声彩,嘴角不自觉地微微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老子以自身元力日夜孕养滋润,如今又得到这种大机缘,那近千年的天地灵气尽数被剑组吸收,这要是不苏醒我才觉得有鬼呢?!?br />
    “不对,严格来说天圣剑已经苏醒了?!?br />
    就在第五听云心中暗乐喜上眉梢之时,离人剑灵就像是个俏皮的小孩慌忙改口。但它传达的话语却没有半分俏皮之意,第五听云心思细密,反倒从中听出了几丝不安。

    他压抑住喜意,耐心地听着。

    “如果不是离人和坤母强行吸收了半数的天地灵气日月之精,那么现在天圣??隙ň鸵丫耆招?。吾主稍安勿怒,离人知道,你现在肯定在想,离人和坤母本身便已苏醒,何必再去抢夺天地日月之精。而这,也正是离人冒昧打扰的原因所在?!?br />
    “今日的天圣剑,和最初的天圣剑已经完全不一样了?!?br />
    “千万年前,离人、坤母、天圣三剑以三才之名出世,斩尽天下奸佞恶人,匡扶天道正义,剑锋染血不计其数。三剑之中,尤以天圣杀人嗜血最多,经年累月鲜血熏陶,天圣剑灵慢慢偏离本心,嗜血无度,入了魔邪之道。今次离人坤母合力方抢夺半数天地灵气,暂时压制住了天圣剑灵??扇胖?,以天为本为首,天生剑灵已经修复大半,不日便会真正苏醒,到那时,离人坤母便很难再行压制?!?br />
    离人剑灵传递进识海的声音到这里便暂时停顿了下来,大概是想让第五听云先行消化一番。事实上,第五听云甫一听到“天圣、嗜血、邪魔”等字眼时,那窃喜之意便已全然消失,他之前在地下便有所感,只是未曾料到那不料的预感这么快便已应验。

    他在心中问道:“那么,天圣剑苏醒会是怎样一种情况呢?”

    离人剑灵很称职地解释了起来:“入了邪魔之路的天圣剑,剑灵所存善念尽数被压制,只余嗜血杀戮一念。若是苏醒,吾主境界低微,怕是难以压制,只得被天生剑灵主导意志,变成天圣剑的傀儡?!?br />
    本来第五听云以为离人剑灵带来的只是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可听到这里才发现,能让长时间不吭一声的离人剑灵破天荒地找上来说出的事情,不仅不是好消息,更是一个很操蛋的噩耗!

    大概是感觉到了主人的内心想法,离人剑灵的声音再度在识海响起:“不过,吾主也不必太过焦虑,离人今日所说只是一个警兆而已。离人坤母定会全力压制住天圣剑灵,让它的苏醒之日尽可能地往后延长。在这期间,吾主须得刻苦修炼,真到了天圣剑灵横空出世的一日,绝对的实力才是收服天圣剑魔的唯一办法?!?br />
    说完这话之后,离人剑灵再次沉寂,第五听云还想再问,但识海已经没了回音。

    “公子,你怎么了?”

    靠近第五听云的白洁,偷偷瞥见自家公子眉头微皱,不太高兴的样子,于是小声问道。

    第五听云回过神来,摆了摆头,甩开因离人剑灵的话带来的那些忧虑烦躁,勉强笑着:“没事儿,就是突然……”

    轰!

    还没等第五听云编好理由,西北方向传来一声炸响。

    这次的爆炸动静虽没有造成之前大地震颤、江河倒灌的动静,那其声势巨大,明明离此地不近,但第五听云他们五人皆有如雷贯耳、识海嗡鸣之感。

    那是纯粹的元力碰撞的声音。

    伴随着炸响声席卷而来的,还有一阵腥风,风里夹杂着血腥味道,虽没有此前在地下古洞的味道浓郁,但也足够让第五听云他们识别出来。

    五个人相继翻身而起,沿着斜坡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奔行过去。

    到得高处,五人眺望出去,正好看见凤凰镇。

    此时的凤凰镇,早已面目全非。

    经历了先前的大地震,凤凰镇已经称不上一个镇子了,屋舍倒塌,阡陌不在,凤凰镇已经变成了一座废墟。若非镇口那做碑匾尚还在风中伫立不倒,恐怕他们根本认不出来这就是他们宿了一夜的凤凰镇。

    坍圮与破败并没有引起第五听云他们的兴趣,真正让他们目不转睛的是那一群站在废墟之上两相对峙的人。对峙双方,南北相向而立,南方人马众多,密密麻麻地站在一起,少说也有过百之数。

    而北方,只是随意站着四个人,而且四个人中,还有一个身高只及成人腰胯的孩童。

    “是老瞎子和他那小孙子?”

    完鉴妃扫了一眼,由于距离太远看不真切,但那男童太过明显,所以他一下子就能猜道。

    第五听云五感较完鉴妃要更加敏锐,看得要更清楚一些,他虽不能看清那孩童的面目五官,但从那孩童的穿着和其身旁成人的服饰来看,他能断定那四人之中有两人正是先前老瞎子那对爷孙。

    那声爆炸,便是自双方正中传开的。

    “怎么哪都有这瞎子?”雷奉翔嘟哝着。

    他本是无心一说,但肖梦蝶有意接过这话:“因为这瞎子有所图?!?br />
    雷奉翔生性老实,不像肖梦蝶和第五听云那般喜欢想事,就连完鉴妃的心思也远比他多,所以他接着问道:“图什么?”

    第五听云道:“目前看来,他想要的无非就是宗师圣境??晌蚁氩煌ǖ氖?,就算他能够把赶往宗师圣境开启之地的修者全部截杀在半路,他又怎能保证天山宗、祁连宗会将宗师圣境拱手相让呢?”

    “拱手相让?”完鉴妃嗤了一声,极为肯定地说道,“那是不可能的?!彼以谖鞅?,对天山祁连二宗知之甚详,由他做出的这判断,自然是极有说服力的。

    “既然如此,”肖梦蝶道,“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第一,这老瞎子本身便是天山祁连二宗的人。顺着这思路,难不成天山宗或是祁连宗有胆量挑战整个炎华帝国?宗师圣境确实诱人,但它的诱人还不到能够让一个宗门有胆量对抗一个帝国的程度?!?br />
    完鉴妃更是嗤笑:“你们放一百二十个心,那两个老家伙没这魄力?!?br />
    “那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br />
    第五听云和肖梦蝶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到了和自己同样的想法。